高考

国美2014年校考报名者中往届生比例下降

she / 发现 / 2014-01-31 21:18 / 已被收藏:

     中国美院招办主任李都金说,据不完全统计,今年报名校考的学生中应届生占70%,往届生占30%。近七八年来,往届生的人数逐渐下降,往届生人数最多时,与应届生各占一半。在中国美院周边有不少画室,这些画室中有些已存在十年之久,画室中的老师也说,2006年是个美术往届生不再扎堆的分水岭,在此之前,每一届的美术生中,应届生与往届生人数各占一半左右,有些学生甚至高复四五年。

  “这两三年,要找一个高复三年的学生已经不太容易了,最多高复两年,那都要承受很大的压力。”吴越画社校长杨超凡说,今年画社招收的300名学生中,只有三十四人是往届生。李都金认为,往届生人数减少的最大的原因是高校的扩招,七八年前,艺术生高考的录取率只有30%~40%,现在艺术生高考的录取率已达到86%。当然,也与学生自身目标清晰与否有关,“学生如果铁了心要考某一所学校,高复的可能性大一点,如果无所谓,就不会选择高复。”此外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课改。

  以浙江省今年的高三美术生为例,他们的下一届刚好是浙江省进一步深化新课改的第一届,也就是说,如果他们今年想要高复,文化课的内容就不一样了。用浙江美术高复生自己的话说,身为“高四”“高五”的“老人家”,如果再考不上理想中的学校,想要进行高复就“难上加难”了;对于外省的美术高复生而言,身上虽暂时没有因课改而承受的压力,但高复一年又一年,他们身上同样承受着“不为人知”的压力。就在大家都准备着过年轻松时,这些想考中国美院的学生却是最为紧张的时候,尤其是那些往届生,因为过了年,就是中国美院的校考。

  执拗女生两年高复一把“辛酸泪”

  初次见到张梦洁是在她学画的画室,室内到处都是不同大小的画板,以及散落在地的铅笔,有些画板上还放着未完成的画作。正好是午饭时间,偌大的画室内,只有她一人在,背影看上去略显孤单。画板上是一张即将完成的半身带手的老年男子像,她画得很专心,就连记者靠近都没有发现,“我马上就画完了,你等我一下。”待到发现记者时,她抬头歉然一笑,随即又低头继续未完的画作。

  张梦洁老家是在福建,只身一人在杭州画室学画。问她是福建哪个学校的学生,她自嘲自己跟“无业游民”似的,不属于任何一个学校,在培训机构上文化课,在画室上专业课,今年已是“高五”的学生,也就是高复第二年。高复了两年,并不是没有大学要她,去年高考后,她收到厦门集美大学录取通知书,“拿到录取通知书时,我其实还蛮纠结的……”张梦洁的纠结来自于她的“不甘心”,学了12年的画,又高复了一年,最终只能去一所综合性的大学。思虑再三,张梦洁提出再次高复,家人听到后都表示反对,反对最激烈的是她的爸爸,“倒不是因为钱财的问题,而是我爸认为女孩子的青春耗不起。”所谓“知父莫若女”,张梦洁最终只用“一招”就说服了反对的爸爸:“集美大学有我很多原来的高中同学,我跟我爸说,如果去了那里,我会只顾着和同学玩,忘记要读书……”说服了爸妈后,张梦洁再次拎起行李,独自一人来到杭州学画。

  在爸妈面前表现很坚强的她,独自一人时,也曾偷偷流过不少泪,更曾后悔当初放弃去大学报到,“我曾哭着问自己,这样坚持到底为了什么,值得吗?”一次次哭泣之后,却让她的目标更加清晰:就是要考专业的美术类院校,不是中国美院,就是其余的7大美院。“去年,我的综合分数超过了中国美院的录取分数线,却被‘卡’在英语单科的分数线上……”中国美院要求英语单科成绩75分,但她去年只考了50多分。知道自己“短板”,张梦洁一边学画一边背英语单词,每天早上比别的同学早起半个小时,专门用来背英语单词,直到最近一个月因为要集中精力备战各大美院校考,才暂时把英语放下。今年,她报考了中国美院、广州美院、天津美院、西安美院、四川美院、清华美院,以及中央美院的校考,“清华美院与中央美院是用来冲刺的学校。”下周三,她将出发去南京考点,参加广州美院的校考,考完当天又要立即返回杭州,只因第二天,她还要去浙江理工大学考点参加天津美院的校考。

  “高五”男生因新一轮课改备受压力

  与张梦洁一样,颜子焕也自称现在是“高五”学生,用他自己的话说,会“沦落”到现在这种地步,也是因为不甘心:第一年高考后,不甘心白白考了480多分的文化课,却因没有参加校考,而不能进中国美院;第二年高考后,不甘心仅仅是因为英语单科成绩,而被中国美院“拒之门外”;今年,将是他高考的第三年。

  颜子焕是永康人,原本是永康二中的学生,现在是东阳某一所高复学校的学生。去年10月,他第二次到杭州画室学画,备战各大美院的校考,“目标必须是中国美院,不然第一年高考后,我就去宁波大学报到了。”

  高一那年,颜子焕在爸爸的要求下,“勉为其难”地去当地一个知名美术老师处学画,“我爸就想让我有点特长,当时也没想说要走美术这条道。”让颜子焕始料不及的是,自己居然学出了兴趣,“为了学画,浪费了不少时间,文化课就慢慢落下了,最后只能走美术这条路。”高复两年,爸妈没有说过他一句,“他们只说无论如何,都会尊重我的决定。”正因如此,颜子焕给了自己很大的压力,他曾偷偷算过一笔账,撇开时间的消耗不讲,高复一年的费用至少在七八万。

  此外,颜子焕还明白一点,如果今年再出差错,想要高复,就是“难上加难”,因为新一轮的课改,现在高二学生学的文化课,与他学的已经不同了,“专业课我不担心,文化课是个‘坎’。”为了确保“万无一失”,在今年的校考报名中,除了中国美院、四川美院等专业美术学院外,颜子焕还特地报考了3所美术类专业比较强的综合性大学:山东工艺大学、景德镇陶瓷学校、华东师范大学。“今年过年不回家了,就在画室休息两天,正月初二马上又要开始上课。”颜子焕说,去年过年时,还溜回去玩了四五天才回来,“今年不想再浪费任何时间了,有空还是多看看书……”

/分类

/相关文章

/推荐机构

10次高考考上央美 5次栽在英语上!
建筑艺术--Víctor Enrich的3D搞怪建筑

联系我们   |   网站地图   |   广告服务   |   友情连接   |   Rss订阅   |   Tag标签   |  

Copyright @ 2007-2013 yi71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×
  • 分享此文章